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发布时间:2018-07-12 编辑:管理员 浏览:
导语:黄土岭附近的战斗在8日凌晨,辻村宪吉大队长率部突围成功后,以对日军有利的形势迅速展开,八路军的包围线从北方,西方被全面突破。辻村大队沿着北方山脊西下,直接威胁到设在黄土岭……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提到阿部规秀,相信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吧,最近几年的抗日剧,频频把抗战历史颁布到荧屏上,让很多现代年轻人也了解了这段历史,对那些侵略我国的一些日本将军更是发指,其中,阿部规秀就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但他太轻视了中国人民的战斗决心,骄傲做大,结果在黄土岭被中国的对手李二喜给干掉,这让日本朝野都不敢相信,日本人引以为傲的“名将之花”,就这样凋谢了!而且还是被八路军小股部队歼灭的!这也导致日本人迟迟不公开死亡消息的一个原因吧。丢人!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一、死亡消息公开的延迟与理由

    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长阿部规秀,在河北省易县上庄子南方一公里处教场的院落内遭迫击炮袭击负伤的时间是1939年11月7日午后6时顷,死亡时间午后9时50分。翌8日凌晨1时,在张家口驻蒙军司令部接到从黄土岭前线发来的明码电报,得知前线出现危机和阿部规秀中将已战死的消息。由于最高指挥官阿部规秀死亡,旅团司令部的指挥系统曾一时出现混乱,之后逐渐恢复正常。
    黄土岭附近的战斗在8日凌晨,辻村宪吉大队长率部突围成功后,以对日军有利的形势迅速展开,八路军的包围线从北方,西方被全面突破。辻村大队沿着北方山脊西下,直接威胁到设在黄土岭村的八路军指挥部的安全。不久,失去前日作战优势的杨成武,贺龙两部约4个团,为了防止遭到从南方完县,唐县方向增援中的日军第110师团的部队和阿部旅团的合击围歼,于8日午后将主力撤出战场。为时三天的黄土岭附近战斗中,若按损失自报原则计算,据冈部司令官的日记,日军死伤数为79名[2]。八路军方面记录的死伤,总部(朱德,彭德怀)向蒋介石汇报的有夸张的伤亡数为800余名(对外数据),而杨成武做成的内部记录为,雁宿崖,黄土岭两战损失545名(内死亡136名,失踪37名)。
    战斗结束后11月11日, 阿部规秀的遗骸被用担架抬出白石口山地后,换乘卡车运至涞源,又转飞机当天到达张家口旅团本部。17时,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中将前往官舍进行了吊唁(冈部日记)。笔者推测,遗体抵达张家口后,驻蒙军在军营内举行了非公式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张家口各部队的关系者出席了此仪式。之后阿部的遗体于12日,或13日于张家口被火化。
    国内多数文章(包括《聂荣臻传》)都称北支那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前来吊唁,并赠送了“名将之花凋落太行”的挽联。但此说不曾见到一处史料佐证。多田来张的可能性不大,赠送了“名将之花凋落太行”挽联更不是事实。告别式并不是葬仪(葬仪于12月29日在东京举行),为了保密又没有对外公开。且冈部直三郎的详细日记中,也没有出现上司多田来张的记录。所以多田骏司令的来张吊唁,送花圈挽联(日本没有送花圈,写挽联的习惯)应是一个后来编造的故事。
    阿部中将的死讯对内外公表的时间,是死后两周的11月21日。有关迟迟不公开的理由,冈部直三郎在日记中称:在战斗进行中若公布旅团长战死,“会助长敌方斗志,导致我方人心动摇”。战斗不久顺利结束,之后何时公布为宜?冈部选定的时机是后任旅团长上任之前。阿部死亡后11月8日,先是独立步兵第三大队长绿川纯治大佐,受命担任旅团长代理职,统合指挥作战。11月12日,北支那方面军司令部下达了由人见与一少将接任旅团长职位的内命。上任日期,预计于十天以后。若公表拖延到新旅团长上任后,冈部认为“反而会产生与安定人心的相反效果”所以拟定11月22日前公表。
    实际还上不只是公开时机,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是怎样来书写对上级提出的调查报告。雁宿崖的惨败(11月3日)和黄土岭战斗中阿部中将的死亡(11月7日),都属于非同寻常的大事件,公开发表对驻蒙军来说肯定产生不良影响。怎样能掩盖失败减少在内外公表时必至的负面影响,对冈部来说是一个难题。为此,在报告内容的取舍,措辞,宣传面,冈部作出了种种努力。11月13日条冈部日记中,可见其布置记者随军采访“ラ号作战”[7]的指示,目的是通过媒体让国内外认识到“与共产党在山地作战的艰难,及共产军民众工作的彻底”。企图以宣传敌军的强悍,作战条件的艰难来为雁宿崖的失败开脱部分责任。之后12月6日号《朝日グラフ》报导阿部中将死亡的如下照片,即出于“ラ号作战”中从军记者之手。可见冈部要求的险路描写在此构成了画面中心,远超出了报导主角阿部规秀的头像,正中冈部心意。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驮载用牲口是在现地征用的驴骡,以此宣传作战地域在战马都望而生畏的山险地带。
    11月12日,后任旅团长人事内定后,冈部知道时间不能再拖,一边督促部下加紧对战果,损失的精查,一边措辞凑文,准备报告书内容。11月 14日,陆军省恩赏课员村山一马中佐因别件来张家口时,冈部顺便打听了对阿部中将恩赏面善后的意见。11月17日,又专程到张家口陆军医院探望在炮击现场与阿部一起受难负伤的石川大佐,询问了旅团长死亡时的详情(冈部日记,256页)。一切准备就绪后,于18日中午,将最终报告书《阿部部队长战死公表资料》提交给陆军省。并在附件中注明“因后任部队长即行上任,希望将此资料于本月20日公表”。公表资料作为军内航空邮件,经南京被转送到东京,21日正午,陆军省通过广播形式正式公布了阿部中将的死讯。同时也将《阿部部队长战死公表资料》中的对外部分,转发到以《朝日新闻》为首的各媒体。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此为《阿部部队长战死公表资料》附件,要求陆军省20日前公表
     如此,1.黄土岭作战的顺利结束和大规模报复作战的展开,2.雁宿崖,黄土岭战斗的调查,统计结束。3.新旅团长人见与一少将的走马上任,是日军在11月21日正午公布阿部规秀死讯的理由。从资料的内容看,公表资料全体分两部分,对外公表部分,应是由驻蒙军参谋长田中新一少将做成。提出对象者是陆军省次官阿南惟几,对内报告部分,由冈部直三郎做成,提出对象者是畑俊六陆军大臣等。下面分析一下《阿部部队长战死公表资料》内容。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军内的秘密「陸軍中将阿部規秀戦死ニ関スル報告」

二、有关阿部死亡的对内极密报告

    冈部直三郎提出的对内报告(呈报陆军大臣,总军司令官方面军司令官)题名『陸軍中将阿部規秀戦死ニ関スル報告』,是一个内部极密文件,内容主要为以下三点
    1. 第一个内容有关阿部规秀赴任后5个月间的治安功绩
    报告云:    6月1日阿部由第一旅团长拜受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长职后,除尽力于察哈尔,察南,晋北地区守备,讨伐作战本职外,在对外蒙(苏联)作战研究,地形侦查,守备工事整备,军队训练面也诚心奉公,东奔西走,做出不懈努力。使守备担当地域内匪贼消失踪影,百姓安居乐业。10月晋升中将后,更义气轩昂。10月25日蒙受钦差(侍从)武官褒奖之荣誉后于26日奔赴前线。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恩赐清酒的表纸
    此段是驻蒙军对阿部旅团长在任间日常执务的评价。其中触及到作战出发前10月25日,曾接受侍从武官(钦差)褒奖之件。国内很多人误解,认为此是天皇对阿部规秀个人功绩的特别嘉奖,实际不然。侍从武官作为天皇的遣使,战争中奉旨巡视奖励各部队,颁布圣旨,赐品等,是一种以天皇权威激励部队作战的形式。一般奖赏对象为“某部队管下”,如驻蒙军管下,独混第二旅团管下等,并没有特别的针对性,更不是嘉奖个人。冈部直三郎日记中也有对此件的记载。可确定来使为“清水(规矩)少将”,先向驻蒙军司令部颁发了“赐品清酒20打,香烟3000根”(245页)。之后又顺序向驻蒙军独混部队,陆军病院,驻蔚县部队同样进行了传达仪式,颁布了圣旨,赐品。阿部规秀在此仅作为驻张家口混成第二旅团代表接受了赐品和圣旨传达。并不是天皇遣御史来表彰阿部规秀个人。
    2. 第二个内容是有关雁宿崖,黄土岭的作战过程,损失报告
    报告云:  关于在雁宿崖黄土岭附近的战果,目前正在调查中,综合现在情报,敌死伤数约在千名前后,我方损失情况为战死约百名,伤约百十名,纷失或销毁山炮两门、步兵炮两门, 重机枪三挺、轻机枪六挺等。此损失武器的大部分是在雁宿崖附近战斗中辻村部队(以步兵二中队、炮兵一小队为基干)所蒙受的损失。该部队被十倍于己之敌包围一昼夜,因弹尽粮绝,反复接战肉搏致使部下损失重大(战死者八十三名、负伤四十九名。确切数字目下还在核对中)。危机中部队对武器实施了破坏和掩埋等处理,但亦有一部落入敌手。目前正搜索收集中,其中一部分已得到整理。
    此段是不能对外公开的“极密内容”。其中的损失报告措辞,是冈部直三郎最头痛的部分。作为对国家(陆军省),军部最高上级(参谋本部)的报告书,当然绝不能弄虚作假,也不能夸张战果。从雁宿崖,黄土岭两战,“敌死伤数约千名”的汇报数字看,可认为是一个较谦虚的表现。因为没有打歼灭战,也没有清扫战场的机会,所以歼敌数字只是估算。此时没有根据的战果报数越多,反而越受怀疑。若按大队长辻村宪吉的战斗报告,仅雁宿崖一地敌遗尸就有700余具。可是着实谨慎的冈部直三郎,根本就没有听信辻村宪吉的战果报告。采用的是较低调推测战果。
    报告中的武器损失的种类,数量,也都应是核实后的准确结果。冈部的努力,不在掩盖数字,而在强调损失背景(于十倍于我之敌的苦战)和处理方法面。冈部称危机中部队成员“对武器实施了破坏和掩埋等处理”。但实际上,即使有破坏,也没有机会掩埋,几乎都成了八路军的战利品。下面照片中是八路军展示的战利品(称黄土岭战果,但黄土岭并没有缴获炮,所以肯定是雁宿崖的战果),山炮数量正好和日军记录的损失数一样(四门)。雁宿崖之战日军死亡83名,经笔者考证,也是一个较准确的数字。从之后冈部日记中可得知,至少还有5名军人成了八路军的俘虏。其中有两名已被作为“死亡”处理,算入了83名死亡者中。冈部在此并没有报告出现俘虏的事实,对此做了“死亡”,或“失踪”的巧妙处理。对日军来说,出现俘虏是超过武器损失的最大污点。冈部通过以上对报告书内容的操作,勉强保住了驻蒙军的脸面。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此四门炮是雁宿崖的战利品,并不是黄土岭,其中两门为日俄战争中使用的31式山炮
    3. 第三个内容是有关阿部中将死亡的善后处理。处置建议为两条
    A. 阿部中将战死于疆场,结果虽属武人之本怀,但希望能斟酌其生前卓越之武功,在可能情况下商议其晋升陆军大将之件。
    B. 阿部中将本年10月已到定期叙勋年限,此件业已上报申请完毕。由于本人战死,手续暂时处于一时停止状态。期望能特别讨论有关行赏(叙勋)方法之外的叙位,叙勋面处置。
    A项内容是死后的晋升问题。冈部强调阿部中将之死是罕见的“战死”,希望在此点能特别受到优待照顾,晋升大将。  B项内容是死后的叙勋,叙位。在此冈部同样要求“超脱惯例”来进行有关叙位,叙勋面的“特别”处理。
    位阶,恩赏(叙勋)制度是古代律令制留下的旧习俗,表示身份高地,功劳大小。和掌握实权的职位不同,仅是一种名誉,由天皇下封。“位”表示地位,“勋”表示功劳。
日本“名将之花”歼灭与黄土岭 揭秘阿部规秀死亡消息公开全过程
担当部门的眉批
    对于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的申请,陆军省如何回复?可参见文件的额头批语。此文件是传阅文件。到达陆军省后,经过了近一个月的传递审阅,上至大臣(畑俊六),次官(阿南惟幾)下至省内各部门,每个部门都要过目,盖章。所以首页中仅回览章就有25颗。根据文件内容,担当部局还必须呈述按规章制度的处理意见。其中主管晋升的部门是人事局辅任课,管恩赏的是人事局恩赏课。此两部门都出示了处理建议,见栏外眉批。在此说明,批语并不是决定,只是建议。应还有回复的决定通知(陆军大臣签署)。只因其它文件已散逸,所以在此只能举此件作参考。
    在此,关于晋升大将之建议,陆军省担当者批语为“詮議し難し”(难有商讨余地)。萨苏氏在他的故事中也出示过此文件,说此眉批是“侵华日军总司令畑俊六的批示”,当然是胡说。首先畑俊六并不是什么“侵华日军总司令”,而是政府陆军大臣。且细看以下文件,可见批语者印章为“额田”。额田是人事局補任課長额田坦(步兵大佐),虽不是最高负责人,却是晋升军阶(衔)部门主管。若想“晋升大将”,当然额田有发言权。
    士兵死亡后晋升一级是日军内规,俗称“特进”=特别晋升。但将校特进需要有在职期间长短的衡量条件,特别是将官并不容易。中将已是普通优秀军人仕途终点,而非科班的阿部规秀勉强挤入中将行列不过一个月,又没有特殊功劳,怎可能再追升大将?所以额田批示“难有商讨余地”。
    关于叙勋,叙位问题,出示批语者是人事局恩赏课课员村山一马(陆军中佐)。如前述此人在阿部死后曾因别件到过张家口,冈部应和村山私下商议过处理意见。村山批语为“特旨叙位は発令すべし、行賞叙勲を見る外定期を以て処理し得ず”(可发令特旨叙位。叙勋之件只有“行赏叙勋”途径,无“定期叙勋”可能)。
    “特旨叙位”,即惯例中的死亡追叙。阿部为战死,当然符合这个条件,所以恩赏课村山一马批写可立即发令“特旨叙位”(死亡晋位)。此意见之后被采纳,阿部规秀从“从四位”(中将的位阶)叙为“正四位”。
    一方面叙勋并不容易。驻蒙军冈部司令希望是惯例(行赏叙勋)外“特别处置”。对此,恩赏课村山一马批示是 “无定期叙勋可能,只有行赏叙勋一种途径”。即只能考虑死亡叙勋,实际上拒绝了冈部要求。为何不能定期叙勋?因为10月份阿部晋升中将时已有过定期叙勋申请,若批准会出现重复。阿部规秀的叙勋,叙位处理最终结果如何?参考以下盖棺后最终记录,可得知阿部规秀被追赠了“功三级”金鵄勲章。
    在今天,“功勋”只是是一个奖章,一纸奖状,而“位阶”连奖章都不如,只是一张虚荣的证书。而战争年代,金鵄勲章代表的“军功”,却带有年金,能发生经济效益。最下等的二等兵,若死亡后被授予金鵄勲章者,称功7级, 1939年可领年金150円。(此金额约为二等兵基本年军薪的两倍)。像阿部这样的中将级将官,称功三级,能领到700円的金鵄勲章年金,由于月薪间的巨差(中将的月薪483円,是最下级兵士的70倍以上)所以对将官来说,相对上并不是一宗太大的收入。
    1941年6月5日《官报》[12]中记载盖棺后阿部规秀的最终名誉为“功三级(金鵄勲章),旭一,陆军中将,正四位,勋三等”。其中“功三级”和“正四位”两项,是因为战死疆场获得的褒奖。

三、对外公开的内容

    对外部分是对媒体公开的文章,题名《阿部部队长之奋战》(报告书中454-464页)。应出自于驻蒙军参谋田中新一少将之手。内容也有如下三部分 :
    1.战斗经过和阿部战死情况概要
    从察南地区被驱逐的第八路共产军,此刻盘踞在涞源、灵丘南方长城线内险峻山地中…。为讨伐此敌,阿部部队长十月二十六日从张家口出发,首先扫荡了灵丘南方山地共产军第百二十师,使之向西南方溃逃,…后计划十一月三日扫讨毁灭盘踞在涞源南方地区的共产军独立第一师、第四师以及其军事政治诸机关。附近一带地形属于北支那稀有的险峻山岳地带,…多数地方除支那骡马外难以通行,部队长及部下徒步跋涉向走马驿方向前进。途中接到派遣到雁宿崖方面辻村部队与优势敌军遭遇,处于苦战中的情报,遂命令各队转向其方面前进,以对敌进行合围。…部队长身先士卒,率队突破40公里山险一路急进,击退第一线敌阵后立即展开果断追击。排除残敌抵抗,五日夜克张家坟,六日扫荡敌司令部司格庄。随后进击敌重要根据地黄土岭,破优势之敌于七日前进到河北省易县上庄子附近。此刻,敌不断向前线增援,其兵力约达三千五百,出没于各处,且抵抗越加顽强。见此,部队长亲临第一线视察敌情地形,制定了从西南方席卷敌阵之方案,为下达命令,到达上庄子南方一千米处独立家屋时,突然敌迫击炮弹在数步之前炸裂,部队长腹部及两腿十几处负致命重伤。仍不屈地在第一线监督指挥作战,并指示今后作战方针。…负伤三小时后,于七日午后九时五十分…壮烈战死。部下诸队继承部队长遗志,力战奋斗,于八日午后给敌以歼灭性打击,使之溃逃。
    和前述内部的战果,损失报告比较,可见对外公开部分着重于对事实经过和战斗细节报告,没有触及到双方的损失,战果。因为此信息来自部队内部记录,所以日期,地点,距离,作战过程等基本情报都十分准确。阿部的死亡地点,负伤,死亡时间也都有具体记载,应来自于死亡鉴定书。至今此公表文件也有研究利用价值。但在此处,雁宿崖的失败被完全掩盖下来。
    2.(军部)对阿部规秀的公式评价
    部队长性情温厚笃实,率先垂范于部队教育训练,对部下情如慈父,处事坚决果断,临战勇猛顽强…。在身负重伤,察觉不能再起之际也止口不言及私事,指挥战斗直至最后,尽忠于部队长职守,显示出强烈的责任感。其忠肝义胆之处,可谓全体军人之典范。
    这段评语很重要,可看作为驻蒙军部队和陆军省对阿部规秀中将的公式评价。重要的是内容中并没有国内流传的那种“名将之花”“山地战术专家”的评语。在此强调的是阿部的人品,责任感,并不是军事面,战斗指挥面的才华。

四、阿部规秀简历

    阿部规秀,生于日本青森县。1907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九期。毕业后加入日本陆军,历任步兵第三十二联队附、第八师团副官、第十八师团参谋、仙台陆军教导学校学生队长。1937年8月,升任关东军第1师团步兵第1旅团旅团长,驻屯黑龙江省孙吴地区,并晋升为陆军少将。1939年晋升为陆军中将。
    1939年11月7日,率陆军精锐独立混成旅于河北涞源作战,临时指挥部被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杨成武部发现,并用迫击炮击毙。死后被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阿部规秀被称为是擅长运用“新战术”的“俊才”和“山地战”专家,有“名将之花”的称号。
 

上一篇:抗日战争中没有回家的士兵!云南腾冲国殇墓园见证历史!

下一篇:揭秘中国战区对日受降全过程 共有多少日军部队投降?

相关推荐